瓜呱瓜

NO NO NO

我好痛苦 怎么老看到奇怪的东西 天啊

我好喜欢凯啊!(震声)

我劝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先掂量一下,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再仔细想想要不要赶着上前倒贴碰瓷

瑞了 没意思了

@狗啃字坑 老师约的凯!
本来想约够九张凯的但是忍不住先发了x
凯凯太可爱了😢

Summer,Ice Cream and You

送给亲友富贵@水饺我所爱也 的文!是根据她的梦来写的,虽然离她的梦偏离好远。
网上查了查发现香蕉的果语(?)有“退去你的矜持,感受我的温柔”的意思,苹果又是禁果。所以这个也是两人口味的暗示啦:D
不要怀疑冰激凌 它有魔法(什么)



Stan是被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的,他最近睡眠质量极差,不是做奇怪的梦就是不管怎样都无法入睡,睁着眼回忆着T&P放过多少次屁直到天明,这次好不容易能在午后打个盹,但刚入睡就被狂轰滥炸的电话惊醒,他对天发誓来电的人最好有什么正当理由,否则那人一定会挨一顿结结实实的骂。
“Stan! 想不想来吃冰激凌?我和Butters还有死胖子在新开的冰激凌店呢。”
噢,是Kyle,在听到自己好友还没怎么变声的,有点尖的嗓音时,Stan自己都没注意到原本他皱起的饱含着怒气的眉头都不知不觉放松了下来,手指也无意识的摩挲着手机的边缘,仿佛在抑制住什么情绪一样。
“兄弟,我正在睡觉,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你知道的,我最近睡眠一塌糊涂。”
如果Kyle站在Stan身旁的话,他会惊奇的发现他这表里不一的超级好朋友虽然说着不饶人的抱怨,可是嘴角却噙着一丝笑,仿佛Kyle的来电和声音能平息Stan的烦恼似的。
Stan换了个姿势,原本他只是侧躺着把手机从充电线上拔了下来,打算敷衍完电话后立刻再次入睡,可是他现在坐了起来,一副随时都打算穿衣服出门的样子,好像Kyle的电话是什么国王的邀请函,需要仔细万分的对待。但是现在的他最想知道Kyle会怎么回复自己的抱怨,一想到这个他就快忍不住自己的偷笑,Kyle怎么会知道自己在Stan心里有多重要呢?
“噢Stan—噢——” Kyle的懊恼在Stan看来仿佛实体化了一般,他能想象得到Kyle在得知自己打扰了好友的清梦后会多么的不好意思和愧疚,如果他在自己身边的话说不定他会不安的抓着自己垂耳兔一般柔软的帽檐小声道歉。Stan感觉Kyle好像对自己的身体不那么在意,对他反而就和老妈子一样无比上心,每天都在叮嘱着叮嘱那,但Kyle本人明明挑食还不好好改,身体弱还要熬夜写论文,好意思说别人吗?Stan愤愤不平,但没有注意到他的关心同样程度过深。
“没关系,没关系的Kyle——”Stan拖长了声调,虽然在他面前纠结的Kyle有点可爱,但是Stan清楚的知道不赶紧把Kyle从牛角怪圈里拽出来,他会在自我内疚中度过很久,“正好我也想尝尝新店的冰激凌,所以加我一个。”
Stan很快就到了,他不会承认为了早点见到Kyle,他在路上把自行车蹬得飞快,差点还撞上了一只狗。
“老兄!”Stan亲亲热热的揽上了Kyle的肩膀,还故意捏了捏。
“没有打扰您的美梦吧,睡美人?”Kyle瞪了一眼Stan,但是没有把他不安分的手拍开。很显然Stan的精神不错,没有因为他的打扰而半路昏迷什么的,这让Kyle内心好受了不少,但他还是决定请自己的好友吃冰激凌,虽然吝啬的小犹太人觉得这里的东西卖得好贵。
Kyle拽着Stan的领子把他拉向自己,“别声张。”他搞得神神秘秘,嘴唇都快贴近Stan的耳朵,从第三视角看仿佛是Stan在和他耳鬓厮磨一样,“今天我请你,你可别让那个死胖子发现,不然他有得好说了。这家店的东西可真他妈贵,要是不好吃这钱可全白花了,你下次得请我吃根热狗。”
Kyle越说越起劲,他没意识到即使后来他的手只是松松的拽着对方的衣领,可那人却越靠越近,像是故意希望Kyle能亲到他一样。
Kyle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一股股的喷在Stan的耳朵上,有点痒,他不由得心猿意马的幻想起Kyle柔软的嘴唇碰到自己时会是怎样的触感,因此不自觉地朝着Kyle那边贴,如果没有外界干扰,过不了多久他们俩估计就会变成紧紧相吸的磁石,分都分不开。最后那个比喻是死胖子说的,他为此被Kyle狠狠地踢了蛋。
说起来,死胖子呢?还有Butters。Kyle忽然想起了从一开始就有些古怪的两人,他们什么时候回去的?
不管了,Kyle晃了晃头,有几丝红卷发从帽子里偷偷跑了出来,被Stan抓住后轻轻在指尖缠绕。
两个人默契的无视了玩伴的忽然消失,在他们花了几分钟时间保持着紧密贴近的姿势后,他们才后知后觉,靠得太近了。Kyle像是刚意识到自己快要亲上Stan,他轻轻的推开了Stan,耳朵通红。Stan也顺从的任由他瘦弱的朋友推开自己,手却牢牢的搭在Kyle肩膀上,脸上带着一种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惬意的笑。
“走吧,我等不及看看这里的东西会不会让小守财奴失望了。” Stan揽着Kyle往店里走,无视了Kyle无力的挣扎和他关于不要对犹太人产生偏见的说教。
他们就这么打打闹闹着推开门进了店。“哇哦…” 也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感叹。店里的空调冷气开得很足,在酷热的天气里出得一身汗现在粘腻又冰冷,贴在身上令人感到十分不适。最奇怪的是按照小镇居民找乐子的心态,有了新店明明会一窝蜂前来围观,可是店里空荡荡的,只有柜台后站着一个昏昏欲睡的墨西哥人。
Stan的直觉提醒着自己这里有些不对劲,拉着Kyle快递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他的双脚仿佛被人操控了一般,不受控制的朝着柜台移动,Kyle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Stan,也快步走向那边。比起Stan,Kyle对冰激凌的兴趣更大。
柜台里的冰激凌桶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代表着口味的标签贴在桶的前方,更加奇怪的是冰激凌并没有任何减少的迹象,好像下午才姗姗来迟的Stan和Kyle是该店开业第一天的第一二位客人。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Stan皱着眉,偷偷朝着Kyle那边看。
由于身体原因,Kyle被限制吃冰冷和过甜的食物好久了,在家里Sheila会无时不刻密切的盯着Kyle,生怕他的小宝贝肠胃炎发作又在医院躺上几天。在外面有Stan这个过于可靠的朋友,每当Kyle试图买点新鲜事物找乐子时,他手里都会被Stan体贴的塞一杯果汁,对方蓝色的眼睛带着笑意看他,堵住了Kyle所有抱怨。
偶尔吃一次也没关系,Kyle反复跟Stan强调目前自己身体已经好了大半,完全可以在酷暑里享用美味而免遭病痛伤害,因此他们才会站在这里,看着Kyle兴奋的挑口味。
Stan粗略扫视了一下,都是和普通冰激凌店差不多的口味,他顿时觉得这家店肯定像以前的滑索一样,精美的广告下产品烂得一塌糊涂。
“香蕉味很适合你。”含糊不清的声音忽然响起,Stan警惕的抬起头看,那个店员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对着他,Kyle站在旁边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Stan冲着店员敷衍的笑了笑,他决定买完后再也不来了,这里处处都透露着违和,Kyle的触碰勉强让他感到一些安心。
“你选好了吗老兄?”Kyle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觉得苹果味看上去挺好吃的。”
Stan本想随便找个口味凑合,可是他却鬼使神差的说出了香蕉。老天!Kyle一定会气得离他远远的,他可最恨香蕉了。
果不其然,Kyle嫌恶的皱紧了眉头,一下子离Stan好远。
“你这什么品味!”他的调子拔高了,“今天你都别想靠近我了。”他真的很恨香蕉,Stan再次切身体会。
他无奈的看着Kyle递给店员一张纸币,不需要找零,他承认这家的确太他妈昂贵了,如果不好吃他非逼着店员退款。
怪事再次发生,这回店员吐字清晰了一些,他操着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对着Kyle说免费。
免费?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那店员忽然开始不耐烦,往两人手里各塞了一把勺子后催促他们快点离开。当他们慌张的推开店门时,“好好品味”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这算什么事?Stan舀了一勺黄色的冰激凌塞进嘴里,他对天第二次发誓如果不好吃他就去砸了这家破店。
人工香精的刺鼻和甜得发苦的味道在嘴里同时爆炸,Stan甚至有些想吐,他刚想怒气冲冲地推开门讨个说法,却惊恐的发现他的脚再次不受控制,缓慢而又坚定的朝着Kyle走去。
Kyle,聪明的Kyle,满嘴娘炮小演讲的Kyle,不知道重视自己身体的Kyle,格外爱护弟弟的Kyle,Stan最喜欢的Kyle。
不要。有汗珠顺着Stan的额头滑落,他不想把自己见不得人的感情暴露给他最好的朋友,他无法想象Kyle在得知这些后会不会对他露出厌恶的表情,他无可救药的想要呆在Kyle的身边,贪婪的奢求些许温暖。
但是他没有办法停止,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离Kyle越来越近,微微颤抖着的手抚上Kyle通红的脸颊,他的脸烫得惊人,Stan甚至觉得Kyle发烧了。他粗糙的指腹并没有在Kyle的脸上过度停留,只是轻轻摸了摸后便顺着细白的脖颈移到他削瘦的肩膀上,Stan的两只手牢牢的握住Kyle的肩膀,迫使侧对着他轻颤的Kyle正视自己。
在Stan对他暧昧的触碰时Kyle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只是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现在Stan看清楚了,他嘴角沾着一点奶渍,咬着唇好像也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翡翠般的绿眼睛明亮的不可思议,他眼神瞟来瞟去恍惚不定就是不敢直视自己最好朋友的眼睛。
“Stan…我现在感觉好奇怪。” 是Kyle打破了寂静,他支支吾吾的出声,还是不敢看向Stan,“好奇怪,真的好奇怪,我有好多想对你说的,但是一到嘴边我就停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敢说出口,我希望你——”
他没能说完,因为Stan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急冲冲的把头凑了过来,吻上了Kyle红润的嘴唇,由于动作太过急躁,他的牙齿还差点撞了上去。
“嘶——”Kyle皱起了眉头,推开了愣头青一样的好友,“Stan你搞什么?”之前他再怎么迷茫,现在也被Stan唐突的动作弄得清醒了不少。”
“我都知道的,都知道。”Stan低下了头,试着用温柔的方式贴近Kyle开开合合的嘴唇,舌头试探性的舔舐着方才自己创造出来的伤口,声音含含糊糊,“那些所有你说不出口的,其实我都知道。”因为这也是他的想法。
你知道个屁!Kyle被Stan这种黏糊的动作吓得不轻,理智上告诉他应该用力挣脱,好兄弟之间从来不干这事。可是情感上告诉他不要离开,好像两个人接吻是水到渠成,是上天对呆在这个破小镇里的彼此的迟到馈赠。
Kyle没有再挣扎。Stan笑了一下,双手勾住了Kyle的脖子,他再次凑过去,不安而又笨拙的用嘴唇触碰Kyle的,在嘴角边啄吻几下后再次用舌头舔舔伤口,暗示Kyle张开嘴。
Kyle顺从的接受了Stan的暗示,当他们马上要进行更深入的交流时,Kyle大力推开了Stan。
“噢!香蕉!”他不停地摇着头,“下次吧,老兄,我恨透了香蕉。”
Stan懊恼极了,却又没什么让固执的心上人回心转意的办法,他刚想凑过去,忽然——
“啊!”尖锐的闹钟铃声把Stan吵醒了,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眼中充满迷茫。
那么真实的梦?他环顾着四周,是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他又望向窗外,外面阳光过于灿烂是南帕克小镇少有的夏日晴天。
他伸手拿起床边的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
“Kyle,想吃点冰激凌吗?我请客。”
这次他一定会选个Kyle喜欢的味道,草莓怎么样,还是巧克力?
一想到那一幕,Stan就情不自禁的微笑了起来。



ff14真好玩啊(震声

想看token x clyde😢
成熟靠谱的朋友和小哭包